今天我們來討論一個現在已經很過時,但是讓我印象極為深刻,也可以證明台灣的重要性的一個很特別的事件: 太陽花學運。

undefined

這時候大家會不會好奇「外國人能不能參加台灣的社會運動?」

從法律的角度來看,是可以的。

中華民國移民法第二十九條:

『外國人在我國停留、居留期間,不得從事與許可停留、居留原因不符之活動或工作。但合法居留者,其請願及合法集會遊行,不在此限。』

意思是說,持有台灣的居留證的外國人,有權利參加台灣的遊行。

 

從某個角度來看,太積極地參加也有點奇怪,畢竟不是公民,也沒有資格決定這個國家的未來。但是,因為我本身研究國際政治,有機會能夠觀察到台灣的各種社會運動,也對我研究有很大的幫助,所以我在台灣一直儘量把握機會去觀察台灣的社運,太陽花學運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我遇過最大規模的。

 

任何有看到我的文章的人都會知道我是很標準的書呆子,對貿易感興趣。

我來到台灣,有部分原因在於我大學的時候對兩岸經貿情況好奇,我的大學畢業論文便是寫ECFA。就我所知,簽署貿易協定的國家幾乎都是外交關係良好的,台灣和中國大陸能夠在這麼特殊的情況下簽訂貿易協定,是非常有意思的課題,兩岸服務貿易協定是進一步擴張ECFA範圍的貿易協定。

 

 我記得我2013年秋天剛來到台灣,我一直問周遭台灣朋友對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的意見和看法。那個時候兩岸服貿還沒簽訂,也還沒有變成熱門話題,大部分老百姓好像沒有很關心它。畢竟這種議題對外行人很無聊, 我想如果是水泥專家,來到台灣請問大家對台灣水泥的情況的看法,可能一樣會發現一般人沒有特別關注。XD

 

服務貿易(我是說所有的服務貿易,並不限於兩岸服務貿易)其實比一般貨物貿易更特別,因為它包含比較隱形的、比較難讓一般人感覺到它的重要性的內容;如醫療服務、金融投資、公司顧問、新聞媒體等等。 一位金融顧問提供的「產品」即其腦袋裡的知識和建議,有個價格在,但是我們一般人摸不到這個「產品」,要瞭解它對經濟的影響,需要花費相對多的時間思考。 我花非常多時間在閱讀貿易相關內容,但算不上很瞭解,也容易感到困擾。一般人生活匆忙,當然更沒有時間關注這種議題,但是它的確會影響到社會中每一個人的生活。

 

當時除了跟中國大陸的貿易本來就很敏感之外,有另外一個原因是台灣的國會試圖儘速通過此協定,跳過審查的部分,這個行為違反了立法秩序,也導致台灣民眾對政府不滿。 所以除了「中國」很敏感、「服務貿易」很敏感之外,還有「政府立法秩序」的問題層次,真的是非常複雜的情形。

 

所以,兩岸服貿協定這個議題很特別,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當這個協定要通過台灣國會的時候,大型的社會運動便爆發了,讓我感受到台灣有多特別,台灣的社運人士有多認真投入。

 

我發現台灣有很多公民團體如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公民覺醒聯盟等公民團體激烈推動這個社會運動。 我覺得很感動的是,他們組織性地提出訴求,最終協定沒有通過,證明他們有達到他們的目標。幾年前,美國有佔領華爾街運動,但是最終沒有達成目標,可能是美國太大了,我們比較難做出實質改變。 說道佔領國會,美國人就休想吧,美國管理政府建築嚴格很多,看到台灣年輕人可以佔領立法院,雖然這樣好像對立法秩序不是很好,但是會覺得台灣年輕人很勇敢、很帥氣。

 

台灣也有些教授,如台大經濟系主任鄭秀玲老師,反對政府這個協定,而且提出很仔細的經濟分析,我覺得台灣有不同教授有著不同的政見,而且可以從科學依據辯護自己的立場,非常值得稱讚。

 

我很難說我支持或是不支持太陽花學運,因為我不是台灣人,所以針對台灣國內的事情不應該採取立場。但是我很支持的是,台灣年輕人關心自己的國家,關心一些相對複雜的貿易議題,然後公開表達意見。

 

太陽花學運發生的時候,我還是華語中心的學生,課業相對輕,而且個人本身對這個議題非常感興趣,幾乎每天下課就會跑去立法院外場晃,那時候我記得好幾條街都塞滿了人,可以看到非常多寫著政治內容的海報如「捍衛民主、退回服貿」,也有人會圍圈圈開「街頭民主教室」,有人巡邏發傳單,提供更多相關資料。也有本來主張與兩岸服貿完全無相關的議題,如反核四、圖博之友,等團體,也過來支援反服貿團體。 當然還有台灣各地的大學社團來參加,印象中有高雄的大學生上來台北參加,真不容易。 甚至還會有路邊攤免費提供香腸、飲料,還有人彈樂器等等。我記得整體氣氛很和睦;沒有暴力、大家分享資源、即使聚集了一堆民眾但地上卻幾乎沒有任何的垃圾。

那時候,我滿喜歡走來走去,有時候停下來聽課,或跟路人聊天,瞭解他們的想法。 有時候聊到精神撐不下去,時間已經凌晨兩、三點了,只好騎ubike回家。對喜歡早睡的我,真的是相當特別的經歷。

 

我記得330日在總統府前特別開活動,那天大家要穿著黑色,我的衣物櫃裡挑出的第一件tshirt寫著「波士顿大学上海中心」,那時候我朋友還笑我,問「妳到底是支持還是反對呀?」,後來我換另外一件純黑色的衣服。

我對330反服貿遊行的感想是它快要變成一個演唱會了。因為有播放音樂,有吃的喝的,然後有非常密集的人群。而且大家非常的重視整潔,隔天早上地上毫無一份垃圾。我覺得利用這種比較好玩的抗議方式的優點是,比較會讓一般民眾願意去參加。

像美國很多比較小規模的政治抗議,會讓一般人覺得,他們是狂熱分子,或是妳一定要有很多相關背景知識才能參加,甚至可能會有反效果,多倫多大學學者發現美國人對環保團體、女權團體的負面的成見,導致這些團體能施行的社會改變受限。

所以,我覺得台灣運用一些音樂啊、香腸啊,而做出很友善的形象,比較容易吸引一般民眾對這個議題的認同,這是我非常贊同的地方,雖然我沒有打算進行社會運動,而只是想研究研究,但是我認為全球希望做出社會改革的人士可以參考台灣公民團體的行動模式。

 

除了太陽花學運之外,這三年台灣有什麼社會運動或公民團體,我都有盡心去觀察和了解,但請容我改天再寫我對台灣別的社會運動的觀察。

undefined

2014年春天,台北滿街都是抗議民眾。

 

資料來源

中華民國入出國及移民法

http://law.immigration.gov.tw/immigr-law/cp.jsp?displayLaw=true&lawId=2c9e8a814c0a504d014c0bbf5b3d0011

多倫多大學研究社運人士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ejsp.1983/abstrac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麗莎 的頭像
麗莎

麗莎的部落格

麗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Billy Chen
  • 非常有趣的觀點~推薦~
  • zka7377
  • 我從FB上 外國人在台北的fans page 連到這邊來
    然後就被妳的文章給吸引了
    祝褔妳鵬程萬里